麻生铛铛·LoFoTo

写写字,拍拍照
现居:西雅图

回到顶部 1 2 3 4 5

/Cusco, Peru

秘鲁的出租车司机大部分都是不说英文的,我们刚出了机场以后很幸运的碰到了一个英文说的很溜的司机。
后来事实证明这个司机是我们旅途中遇到的唯一一个能用英文交流的了。
他在美国生活过近十年,因为家人回到了秘鲁。
他人很风趣,跟我们介绍各种这边的风俗。
比方说中国餐馆在这叫CHIFA, 天黑不要单独去市区,手机在晚上不要拿出来会被抢。

经过一个市中心广场的石碑时,他说他爸爸就是在这个石碑下面跟他妈妈求婚的,他妈妈答应了,他爸爸第二天出去兴奋过头不小心把车撞上了这个石碑,被关进拘留所了。
哈哈。

/Aguas Calientes,Peru

西雅图还是绵绵细雨,开车经过海边,透过模糊的车窗玻璃看到旋转的摩天轮,成群的鸽子盘旋在上空,忽隐忽现在雾里。
忽然觉得特别的浪漫。

回来的这几天还不适应时差,总是九点多就困,六七点就醒。
恍恍惚惚,胸口闷闷的。
我想我还需要一段时间恢复。

黑了一些,手臂晒伤到红红的起皮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过敏了。
脸上过敏的皮肤恢复了一点,疙瘩消下去了,确还是干到起皮。
右边眼睛肿成了单眼皮。
虽然我很喜欢看人单眼皮,但是现在一只单一只双看起来很奇怪。

跟妈妈视频,妈妈说你出门一趟怎么变丑这么多。
真是亲妈。

/马丘比丘,秘鲁

不知是否因为太过期待了,到了神迹并没有想象中的感动。
草草用手机按了按,在山坡上坐了会儿等雾散。
美还是美的。


P.S.明信片已经寄出,希望不要寄丢~

好像从来没在网络上送过礼物。
谢谢你的关注。^^
下周我要去秘鲁两周,想要明信片的可以私信我你的地址~

我为什么会梦到你?


/Whisler, Canada

我并没有成为我想象中大人的样子。

我觉得大部分人都会有同样的感觉吧。
我小时候印象中的“大人”,成熟稳重,无所不能,很少犯错,每天风尘仆仆,踩着高跟鞋哒哒的,干练精致。
好像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相信他们有办法去解决,是值得依赖的,最后的堡垒。

现在我年龄上应该也算是大人了吧,却跟以前自己的印象相差甚远。

我总是丢东西,冒冒失失,整天背着双肩包穿着球鞋到处跑。
去买酒忘带id,营业员姐姐对我暧昧的笑以为我是中学生偷偷来买酒。
家里有人上门推销我打开门,他们总是问:你家长在家吗?

我可能不是一个合格的大人。
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大人呢。

最近坐公交车总是坐过站,有一次坐过了八站,到了一个我不熟悉的地方,手机也没电了,只能在马路对面等同一班车原路返回。回来的路上也不知道在哪一站下车,天太黑,车上零散有一些流浪汉们,车厢里弥漫着大麻的味道。
我居然一点也不怕。
然后凭着感觉坐了几站下车了,夜太黑,还是不知道自己在哪。
随意走进了一家桌游店,前台的店员很热情的问我需要什么。
我说我迷路了,可以告诉我我现在在哪吗。
于是店员小哥给了我一张地图,给我指了指现在的位置。
我拿着地图,慢慢走回了家。
回到家正撞上柳要出门,他说你终于回来了,我都急死了准备开车沿着马路找你了。
我一点都不怕。

我好像慢慢开始接受这个事实:一个人没有觉对的善恶之分,一件事没有绝对的好坏。
碰到不喜欢的人也能说上几句话,与之保持距离淡然相处。
“他这么做也有他的原因吧”,试着对人更理解,包容。
以前更多的顺其自然,现在更多的悉心维护的感情。
以前总想着去改变别人,现在只是努力着让别人不要改变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态度。
虽然偶尔能量不够,也能慢慢的找到平衡。

再困难的事,总有办法解决的。
总会有办法的。

我忽然觉得自己比小时候多了很多独立和勇敢。


我也许已经是一名合格的大人了。

曾经期盼已久的悠长假期忽然就这么没有任何征兆的来了。

内心有那么一点点欢喜。

喜欢这种没有防备。

就比方说不喜欢带伞的你带了伞却没有下雨,有一天忽然下起了暴雨发现角落里放着那天留下的伞。

就是这样的意料之中的小惊喜。

平静生活中的浪,谁说是坏事呢。

嗯,往前走吧,勇敢走。

小确丧

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最喜欢的夏天,最近才发现好像不太对。

夏天太让人快乐了,所以总是一晃而过。记不住,能记住的也依稀只有时间流逝的伤感。

最近天慢慢转凉了,走在街上忽然想起了很多。

萧瑟的风吹过,恍惚间被拉回很多过去很丧的每一个秋天。

变态的自虐式的喜欢,好像时间都变慢了。


丧到百感交集。

丧得不想说话,只想窝在家里看书。

丧到照片都不想放了。

记几件最近的小事。

坐公交的时候对面的一个小萝莉忽然跑过来跟我说我头发上有东西,我一晃头,一只小小绿色的蚱蜢飞到旁边的空座位。小萝莉特别可爱。

还是在公交上,晚上六点,前面一个女孩拿出手机调了个晚上六点半的闹钟,我猜她是怕自己坐过站了,果然过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西雅图周四终于要到38度,有一点夏天的感觉了。
后院的香水百合开了,花苞太重把杆都压弯了,于是剪下来放在家里,气温高香味也散的快,整个屋里都是花香,真好。

人啊,不论多忙,一定要抽点时间找点自己热爱的事情。
是不是呐。

跟着一群新认识的摄影朋友一起去探险。
据说是ins上很红的桥。
没想到没费多少力气就爬上了4米的墙。
有一段轨道没有木板只有一条很窄的钢筋轨道,下着雨有点滑,只能跪着一点点移动。
最后走上这座废弃的桥,风吹的有点儿不敢往下看,被烧得发黑的木板踩下去能听到清晰的嘎吱声。
木板之间间隙挺大,隔着能看到谷底的河水,不小心踩空的话应该摔下去就找不到了吧。
什么都不想,只想着能安全回去就好了这样子。


第二天膝盖都青着。

活着真好。
能活得快乐更好。

/Vans creek bridge, Seattle

等shuttle晚点了一个小时,盘腿坐在街边椅子上听着歌。
忽然一下情绪崩溃到大哭。
好像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止不住。

难题太多,做不到洒脱。

San Antonio/ Texas

最近应该很幸运,那么多人求之而不得,我却得到了,但感觉好像自己也没什么情绪。
窝在家一整天,也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去院子里溜达了好多圈,花儿都开了,叫不出名字。
是否对太过安稳的日子已经感到厌倦。
我大概需要放一个很长很长的假期。

难过。想回家,或者去热带。

Gas town./ Vancouver

每次调夏令时都很不容易,晚上有点儿失眠,早上又很早醒了。
好在的是天黑得越来越晚了,每天回家路上还能见着夕阳。

周末没有去滑雪,宅家里大扫除,做做菜,逗逗Luna。
最近越来越爱看书,真是美妙,让人平静又沉醉。

已经过了小半年冬天,加州都入夏了然而西雅图连春天的影子都没有。
听说明天晴天,去公园逛逛好了。

/温哥华大雪。


前几天跟朋友视频,她遇到了些工作上的困难想找我咨询。

我恰好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于是凭感觉说了一晚上。

正好最近在看《解忧杂货店》,人生啊,自己都解不开,还去解别人的结。

书上说:

其实所有纠结做选择的人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咨询只是想得到心里内心所倾向的选择。最终的所谓命运 还是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


Franklin falls, WA, USA

今天啊,今天下雪了。
一睁眼就看到窗外飘着的雪花,后院裹着薄薄的一层白色,太好看了。
虽然我讨厌冬天,但是下雪还是冬天里为数不多的浪漫啊。

感恩节过完了。
感觉好累好累好累。
人与人之间相处好难。
想去一个只有我自己的星球。

/Multnomah Falls, Oregon

听到一些故事,忽然觉得在网上追求曝光度的人还挺可怜的。
以为这是不同的人生,其实只是被关注度麻痹的轻微毒瘾,一辈子被困在虚拟人生戒不掉了。

/Olympic national park, Washington

可是人生怎么这么难。

就想 图个清静 而已

我觉得我家还挺好看的。
明天有大事,紧张。
放在办公室养了半年的茉莉花因为搬办公室拿回家了,然后第二天就被Luna啃光了叶子,好气。

为什么不常更新?因为我懒啊。
为什么不回复?因为我懒啊。
为什么不发自拍?因为我懒啊。
为什么不化妆?因为我懒啊。
为什么不穿裙子?因为我懒啊。

为什么?
因为我懒啊。

现在的我,每天都很忙碌,一闲下来就会焦虑得胡思乱想。
只有在旅行的时候才能放空自己,才能像小时候那样可以盯着一片云看一下午,可以躺在草地上晒一整天太阳,可以什么也不做躺在床上看风吹着窗帘直到月亮也下山。

所以才会如此沉迷。

/Death valley, California

/Edmonds, WA, USA

今天出太阳啦,好久都没见过夕阳了。
等我老了,就搬到一个四季温暖的城市,买一栋阳台上就能看日落的房子。
想想就浪漫。

©麻生铛铛·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